训练场上过六一 天津排球少年剑指奥运

通过admin

训练场上过六一 天津排球少年剑指奥运

暑热正盛,位于团泊湖体育中心的排球场上,一群正值豆蔻年华的少女们挥汗如雨进行着日常训练。室外的高温没有打破她们的专注,滴落的汗珠也无法影响她们每个动作的精准度。这就是天津女排青少年组,女排运动的未来希望。

乔皙,天津女排青少年组副攻球员,曾获天津市排球锦标赛丙组第一。14岁的她今天在队里度过最后一个“六一儿童节”,用她的话说,未来的责任与担当更重了,距离自己的小目标也更近了。

2019年,乔皙与7位同学被前天津女排主教练、天津女排青少年组教练刘晓明挑中,经过选拔从塘沽业余体校进入天津市体育运动学校学习。自此,她们的生活就与同龄孩子有了不同的轨迹。刚刚进市队的时候,乔皙因为仅是学过一些基础运球动作,在进行高强度的体能及技巧训练时,难免会经常摔倒磕碰。而身为副攻手的她在最初训练时,也经常因为掌握不好与二传手的配合,导致丢球。

小小年纪,乔皙曾一度对自己产生怀疑,也曾萌生退意。“这里太苦了,我不想练了。”乔皙哭着对妈妈说。“你拥有良好的身体条件,这是老天赏饭吃,既然选择了体育这条路,就要坚持走下去。”彼时,教练刘晓明这样告诉乔皙,身为天津女排的队员,吃苦是要刻在骨子里的精神。

在天津女排的团队中,有严师也有良友。队里的小伙伴发现乔皙心情低落,会时常拉着她讲笑话说段子,帮助她调整情绪。有了家中的支持,教练的鞭策和来自伙伴的安慰,乔皙又变得生龙活虎起来。

就这样,经过两个月左右的磨合,乔皙攻克了扣球的技术难关,和队友的配合也愈发娴熟。在2021年“奔跑吧少年”天津市青少年排球锦标赛中,乔皙以丙组第一名的成绩脱颖而出。

天津市青少年排球锦标赛也是乔皙接触排球运动后参加的第一场正式比赛。比赛中,由于主攻手接球失误,乔皙及时补位接球与主攻手撞在一起。没有抱怨,两人相视一笑,又迅速拉开攻势。最终,当举起胜利的奖杯,教练欣慰地冲她比着大拇指,乔皙也抱着队友流下了激动的泪水。自此,“要在女排行业做一辈子,还要做到最好”成为了乔皙的目标。

千里马常有,而伯乐难求。在乔皙和队友们眼中,刘晓明不止是教练,还是家人。32年的执教生涯,刘晓明带出过魏秋月、王茜、米杨等国家队队员。在他看来,乔皙身上就有着女排运动员最应有的拼搏向上和不屈不挠的特质。

乔皙性子直,丢球或者动作失误后爱着急。刘晓明深知这个年纪的小女孩容易逆反需要慢慢指导。训练后,他总是单独找乔皙谈心,从乔皙的前辈,国家队、天津队女排选手的经验讲起,给这个年轻女孩树立自信心。

2019年至2022年,是刘晓明将乔皙这届队员引进女排运动门槛的三年,也是新冠肺炎肆虐的三年。校园封闭,乔皙和队友只有节假日才能回家。在这16位平均年龄只有12岁的小女排队伍里,乔皙是大姐姐,而刘晓明就像她们的父亲,训练场上队员们要无条件服从指挥,训练场下又是朋友,是家长,关心照料她们的生活。

近年来,我国越来越重视体育运动员的全面发展。在天津,体育运动学校每天上午都为不同年龄的小队员安排相应的文化课程。2019年,乔皙和队友进入女排队伍学习之初,刘晓明就立下规矩,每学期的考试成绩单他都要亲自过目并让家长回家签字。用刘晓明的话说,今时不同往日,再优秀的运动员都得掌握文化知识,才能成才。

今年,乔皙人生中最后一个“六一”儿童节,在褪去稚嫩走向成熟的路上她又迈出了一个坚实的脚印。谈及自己的愿望,她说第一步要入选天津队,再成为像自己偶像王媛媛一样的国家队成员。“我相信自己在未来的某一天,会以国家队队员的身份参加奥运会,为国争光。”

暑热正盛,位于团泊湖体育中心的排球场上,一群正值豆蔻年华的少女们挥汗如雨进行着日常训练。室外的高温没有打破她们的专注,滴落的汗珠也无法影响她们每个动作的精准度。这就是天津女排青少年组,女排运动的未来希望。

乔皙,天津女排青少年组副攻球员,曾获天津市排球锦标赛丙组第一。14岁的她今天在队里度过最后一个“六一儿童节”,用她的话说,未来的责任与担当更重了,距离自己的小目标也更近了。

2019年,乔皙与7位同学被前天津女排主教练、天津女排青少年组教练刘晓明挑中,经过选拔从塘沽业余体校进入天津市体育运动学校学习。自此,她们的生活就与同龄孩子有了不同的轨迹。刚刚进市队的时候,乔皙因为仅是学过一些基础运球动作,在进行高强度的体能及技巧训练时,难免会经常摔倒磕碰。而身为副攻手的她在最初训练时,也经常因为掌握不好与二传手的配合,导致丢球。

小小年纪,乔皙曾一度对自己产生怀疑,也曾萌生退意。“这里太苦了,我不想练了。”乔皙哭着对妈妈说。“你拥有良好的身体条件,这是老天赏饭吃,既然选择了体育这条路,就要坚持走下去。”彼时,教练刘晓明这样告诉乔皙,身为天津女排的队员,吃苦是要刻在骨子里的精神。

在天津女排的团队中,有严师也有良友。队里的小伙伴发现乔皙心情低落,会时常拉着她讲笑话说段子,帮助她调整情绪。有了家中的支持,教练的鞭策和来自伙伴的安慰,乔皙又变得生龙活虎起来。

就这样,经过两个月左右的磨合,乔皙攻克了扣球的技术难关,和队友的配合也愈发娴熟。在2021年“奔跑吧少年”天津市青少年排球锦标赛中,乔皙以丙组第一名的成绩脱颖而出。

天津市青少年排球锦标赛也是乔皙接触排球运动后参加的第一场正式比赛。比赛中,由于主攻手接球失误,乔皙及时补位接球与主攻手撞在一起。没有抱怨,两人相视一笑,又迅速拉开攻势。最终,当举起胜利的奖杯,教练欣慰地冲她比着大拇指,乔皙也抱着队友流下了激动的泪水。自此,“要在女排行业做一辈子,还要做到最好”成为了乔皙的目标。

千里马常有,而伯乐难求。在乔皙和队友们眼中,刘晓明不止是教练,还是家人。32年的执教生涯,刘晓明带出过魏秋月、王茜、米杨等国家队队员。在他看来,乔皙身上就有着女排运动员最应有的拼搏向上和不屈不挠的特质。

乔皙性子直,丢球或者动作失误后爱着急。刘晓明深知这个年纪的小女孩容易逆反需要慢慢指导。训练后,他总是单独找乔皙谈心,从乔皙的前辈,国家队、天津队女排选手的经验讲起,给这个年轻女孩树立自信心。

2019年至2022年,是刘晓明将乔皙这届队员引进女排运动门槛的三年,也是新冠肺炎肆虐的三年。校园封闭,乔皙和队友只有节假日才能回家。在这16位平均年龄只有12岁的小女排队伍里,乔皙是大姐姐,而刘晓明就像她们的父亲,训练场上队员们要无条件服从指挥,训练场下又是朋友,是家长,关心照料她们的生活。

近年来,我国越来越重视体育运动员的全面发展。在天津,体育运动学校每天上午都为不同年龄的小队员安排相应的文化课程。2019年,乔皙和队友进入女排队伍学习之初,刘晓明就立下规矩,每学期的考试成绩单他都要亲自过目并让家长回家签字。用刘晓明的话说,今时不同往日,再优秀的运动员都得掌握文化知识,才能成才。

今年,乔皙人生中最后一个“六一”儿童节,在褪去稚嫩走向成熟的路上她又迈出了一个坚实的脚印。谈及自己的愿望,她说第一步要入选天津队,再成为像自己偶像王媛媛一样的国家队成员。“我相信自己在未来的某一天,会以国家队队员的身份参加奥运会,为国争光。”

关于作者

admin administrator

发表评论